一场流离失所的青春

忘记了多少个曾经沉默如谜的盛夏。那些夏天里,有时晴空,有时暴雨,有很多无法丈量的空阔和距离。时光爬上每个人午睡着的睫毛,懒洋洋地望着这个白花花的世界。曾经内心起伏的情绪,最后都被炽热烤成嗞嗞作响的脂肪,燃烧在我们迁徙的旅途中。

我们经过了几个流殇未完的光年。有很多曾经温暖人心的传说,在经过了亿万光年之后依然闪烁着古老的光芒。那些乌云密布的岁月和彼此之间的沟壑,犹如水流,湍急而迅猛。我们是其中渺小的一部分,带着满脸的彷徨和未知的恐惧,一步一步朝着未来远去了。

记忆中又是一个夏天,绿色开始铺天盖地地流淌过这世界的每一条街道。日光开始强烈,灼热地照耀着自己的双眼。这样的季节,就开始在这个时候,慢慢铺展开来,将越来越浓密的绿色一点一点地渲染在世界上,像是不小心滴在宣纸上的墨滴,慢慢晕染开的,是无法去掉的印迹。

那个夏天铺展开的世界里,街道上那么多的人当中,一定也会有这么一群人,穿着统一的衣服,步行或者骑着单车,安静或热闹,缓慢或快速,就是那样经过你的身边。

当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不小心撞到了我,那个男生回过头一脸抱歉的对我说:“对不起啊,叔叔。”

呵,叔叔啊……原来我已经长到可以让那些孩子叫叔叔了。我微微地发起了呆,停在了那里。在接近傍晚慢慢开始变得毛茸茸的阳光里,在两旁逐渐浓密、逐渐高大的树木下,看着他和他的朋友逐渐远去的背影,我悄悄告诉那个男生——

曾经的我,也和你们一样。

忘记了多少个曾经沉默如谜的盛夏。那些夏天里,有时晴空,有时暴雨,有很多无法丈量的空阔和距离。时光爬上每个人午睡着的睫毛,懒洋洋地望着这个白花花的世界。曾经内心起伏的情绪,最后都被炽热烤成嗞嗞作响的脂肪,燃烧在我们迁徙的旅途中。

我们经过了几个流殇未完的光年。有很多曾经温暖人心的传说,在经过了亿万光年之后依然闪烁着古老的光芒。那些乌云密布的岁月和彼此之间的沟壑,犹如水流,湍急而迅猛。我们是其中渺小的一部分,带着满脸的彷徨和未知的恐惧,一步一步朝着未来远去了。

记忆中又是一个夏天,绿色开始铺天盖地地流淌过这世界的每一条街道。日光开始强烈,灼热地照耀着自己的双眼。这样的季节,就开始在这个时候,慢慢铺展开来,将越来越浓密的绿色一点一点地渲染在世界上,像是不小心滴在宣纸上的墨滴,慢慢晕染开的,是无法去掉的印迹。

那个夏天铺展开的世界里,街道上那么多的人当中,一定也会有这么一群人,穿着统一的衣服,步行或者骑着单车,安静或热闹,缓慢或快速,就是那样经过你的身边。

当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不小心撞到了我,那个男生回过头一脸抱歉的对我说:“对不起啊,叔叔。”

呵,叔叔啊……原来我已经长到可以让那些孩子叫叔叔了。我微微地发起了呆,停在了那里。在接近傍晚慢慢开始变得毛茸茸的阳光里,在两旁逐渐浓密、逐渐高大的树木下,看着他和他的朋友逐渐远去的背影,我悄悄告诉那个男生——

曾经的我,也和你们一样。

Author: ANDY.YANG

留下的当作故事,离开的后会无期。

 
暂无评论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