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会!

我渡得过万里狂风,渡得过千条性命,渡得过诗酒年华,却渡不过,你不顾而去的目光。

当你觉得他无法淡去,你就想,此人恰好是此人,就行了。

我要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,不管在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么个人。

我的微笑,我的眼泪,我的深情,我年轻的日子只为我爱也爱我的那个人挥掷。

我其实并不孤僻,简直可以说开朗活泼,但大多时候我很懒,懒得经营一个关系,还有一些时候,就是爱自由,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。当然最主要的,还是知音难觅。我老觉得跟大多数人交往,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维度,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兴趣一望无际的人。

你不需要占卜,清楚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的生活是很乏味的。一天天过,享受生活给你的惊喜。

 

你会遇到很多事情,面对它不要逃避,需要处理事情时就去做,处理不了的时候放下,事情造成的后果就接受。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为人处世的方法,尽力去做,但是到了实在不行的时候就原谅自己,把事情忘记不要总挂在心上。

我的一生之中,经历过无数的风波,起起伏伏,担忧考试不合格,初恋时非对方不娶,出到社会做事出错……但现在还不是好好地活着吗?昨日的压力,已是今天的笑话了,还摇摇头,说一句:“当时真傻。”人,只要生存下去,总会过的。

所谓美人者,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。一见倾城,再见倾国。

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,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,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,一滴一滴,流淌干净。

成熟,不是学会表达,而是学会咽下,当你一点一点学会克制住很多东西,才能驾驭好人生。

任何事坚持十年,那本身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。

有一种爱情叫:相濡以沫,却厌倦到终老;有一种痛苦是:相忘于江湖,却怀念到哭泣。

当一切已成过去,来日岁月,会让你知道,有的人,没有也可以;有的爱,原来很浅很浅。

每一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段故事,无法述说。就只能放任那些在深夜里对自己倾述。其实,很多故事不必说给每个人听,就当做是一段记忆,伤感却也美丽。人,总是要醒来的,在某个时刻。

世间最珍贵的不是“得不到”和“已失去”,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。

我渡得过万里狂风,渡得过千条性命,渡得过诗酒年华,却渡不过,你不顾而去的目光。

当你觉得他无法淡去,你就想,此人恰好是此人,就行了。

我要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,不管在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么个人。

我的微笑,我的眼泪,我的深情,我年轻的日子只为我爱也爱我的那个人挥掷。

我其实并不孤僻,简直可以说开朗活泼,但大多时候我很懒,懒得经营一个关系,还有一些时候,就是爱自由,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。当然最主要的,还是知音难觅。我老觉得跟大多数人交往,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维度,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兴趣一望无际的人。

你不需要占卜,清楚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的生活是很乏味的。一天天过,享受生活给你的惊喜。

 

你会遇到很多事情,面对它不要逃避,需要处理事情时就去做,处理不了的时候放下,事情造成的后果就接受。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为人处世的方法,尽力去做,但是到了实在不行的时候就原谅自己,把事情忘记不要总挂在心上。

我的一生之中,经历过无数的风波,起起伏伏,担忧考试不合格,初恋时非对方不娶,出到社会做事出错……但现在还不是好好地活着吗?昨日的压力,已是今天的笑话了,还摇摇头,说一句:“当时真傻。”人,只要生存下去,总会过的。

所谓美人者,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。一见倾城,再见倾国。

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,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,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,一滴一滴,流淌干净。

成熟,不是学会表达,而是学会咽下,当你一点一点学会克制住很多东西,才能驾驭好人生。

任何事坚持十年,那本身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。

有一种爱情叫:相濡以沫,却厌倦到终老;有一种痛苦是:相忘于江湖,却怀念到哭泣。

当一切已成过去,来日岁月,会让你知道,有的人,没有也可以;有的爱,原来很浅很浅。

每一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段故事,无法述说。就只能放任那些在深夜里对自己倾述。其实,很多故事不必说给每个人听,就当做是一段记忆,伤感却也美丽。人,总是要醒来的,在某个时刻。

世间最珍贵的不是“得不到”和“已失去”,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。

Author: ANDY.YANG

留下的当作故事,离开的后会无期。

 
暂无评论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