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会认输,理智就会回来

人如果遭受背叛,那种痛苦,是非常强烈的。

你会陷入与世隔绝的负面情绪里,想杀了他,想毁了他所有心爱的人与物。但你又不敢,或者无能。

毕竟,杀人要偿命,绑架要定罪,毁人财物要赔偿,伤人名誉要负责,你负担不起后果,于是怂着,忍着,更加愤怒,甚至绝望无比。

比如一姑娘,被中年有妇之夫所骗,什么都发生了,对方说:“我的婚姻名存实亡。给我一年时间,我一定离婚。”当然没有离。这是猎艳者惯用的伎俩,但少不经事的姑娘信以为真。

两三年之后,男人腻了,说:“我不能太自私,我不能再耽误你了……”于是鼓得白。

姑娘当然愤怒无比。

于是想复仇。

还有一种,两人风风雨雨走过来,孩子生了,忽然有一方出了轨,另一方当然受不了,觉得被背叛,于是也想报复。

更多的,是对身体的侵犯,契约的违背,承诺的践踏,人格的侮辱……如此种种,都令人忍无可忍。

我从不反对报复,如果报复的成本低,杀伤力大,能对恶人起到应有的惩罚,当然求之不得。

问题是,大多数的报复,都是杀敌八百,自损一千。

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,不太划算。

你去杀人,杀了他,你也得偿命,父母亲友至此活在一辈子的阴影中,一想起,肝肠寸断,虽生犹死。

如果自残,自己痛苦,而他却增加了魅力值。“你看,我都有女人为我自杀,哈哈哈……”潜台词就是:居然有人为我要死要活,我多能啊,我多帅啊,我多牛逼啊……

而如果像美狄亚一样,被背叛后,疯狂复仇——为了让伊阿宋活在一辈子的愧疚与痛苦中,她杀了伊阿宋的未婚妻,也手刃自己和他生的两个孩子。

值吗?

当然不值。

以上种种,虽然达到了报复目的,但支付的成本,却高昂得吓人——时间、尊严、心智、成就、激情、幸福、生命、亲友的安宁……

如果这些成本没有投资在仇恨上,而是投资在其他地方,比如科研,比如写作、搞艺术、做生意,哪怕减肥美容……你想,你会变得多高级。

报复的回报,往往低于付出。甚至可以说:一定低于付出。

哪怕你真的通过周密算计,手刃仇敌,最终还全身而退,先不说机率很低,单说付出的时间与注意力,也是惊人的一笔开销。

在这个时代,时间与注意力,才是真正的财富,比10000个渣男还值得珍惜。

因此,如果你足够理性,在事情败坏之初,就应该告诉自己:哎唷,好像不对劲了,那赶紧撤!止损!止损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。如果还在沉没成本中继续消耗,我会亏损更多。

当你抽身离开,你就会免于自毁,也会免于后来的变态。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,李雪莲为了一个承诺,一句话,打了十年官司。她一定“要个说法”。于是,将自己珍贵的10年时间,都消耗在了上访上。

孩子流产,自己成为怪物,没有爱,没有钱,没有尊严,没有成就感。只有一股恨,充斥在心间,令她彻夜难安。

可是,二十年后,她对抗的人去世,她忽然垮了下去,支撑她的那股气忽然泄了,她成了一个空的皮球,死气沉沉,心如死灰。

这仿佛是一个隐喻:你用尽一生去报复,到头来,往往一无所有。要说法的人不在了,你失去的生活永远也弥补不了了。

这就成了一个冷笑话,令人笑也不是,不笑也不是。

其实何必!倘若活成传奇,自然会有人追上来,帮你洗刷之前的冤屈。

恨意满胸的时候,不要只盯着别人,应该低下头,看看自己的心,然后你会听到这种声音:

我之所以不放下,只是因为不甘心。

不甘心,也就是不认输。

你觉得自己会赢的,但是没想到,你输了。在情感对垒或利益对阵中,你没有玩过别人。

你生气,你神志不清,你想疯狂地报复,你想让他输。

但恕我直言,只要你不认输,你这一辈子都是输家。因为你没有办法重新开始。你会困在这一次失败里,永远走不出来。

就像尼采所说:凝视深渊过久,深渊将回以凝视。

如果想重新变成人,想幸福,那就学会忘记,学会认输,学会让自己利益最大化。

只有这样,情绪才会退潮,理智才会回归,你就会在潮湿的滩涂上,捡起理智,借助它,寻找自己软肋在哪里,弱点在哪里。

这样,你就会可以规避相似的问题,不会上了一次当,接着又上一次当,余生都和错误死磕。

学会认输,理智就会回来。

<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>

人如果遭受背叛,那种痛苦,是非常强烈的。

你会陷入与世隔绝的负面情绪里,想杀了他,想毁了他所有心爱的人与物。但你又不敢,或者无能。

毕竟,杀人要偿命,绑架要定罪,毁人财物要赔偿,伤人名誉要负责,你负担不起后果,于是怂着,忍着,更加愤怒,甚至绝望无比。

比如一姑娘,被中年有妇之夫所骗,什么都发生了,对方说:“我的婚姻名存实亡。给我一年时间,我一定离婚。”当然没有离。这是猎艳者惯用的伎俩,但少不经事的姑娘信以为真。

两三年之后,男人腻了,说:“我不能太自私,我不能再耽误你了……”于是鼓得白。

姑娘当然愤怒无比。

于是想复仇。

还有一种,两人风风雨雨走过来,孩子生了,忽然有一方出了轨,另一方当然受不了,觉得被背叛,于是也想报复。

更多的,是对身体的侵犯,契约的违背,承诺的践踏,人格的侮辱……如此种种,都令人忍无可忍。

我从不反对报复,如果报复的成本低,杀伤力大,能对恶人起到应有的惩罚,当然求之不得。

问题是,大多数的报复,都是杀敌八百,自损一千。

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,不太划算。

你去杀人,杀了他,你也得偿命,父母亲友至此活在一辈子的阴影中,一想起,肝肠寸断,虽生犹死。

如果自残,自己痛苦,而他却增加了魅力值。“你看,我都有女人为我自杀,哈哈哈……”潜台词就是:居然有人为我要死要活,我多能啊,我多帅啊,我多牛逼啊……

而如果像美狄亚一样,被背叛后,疯狂复仇——为了让伊阿宋活在一辈子的愧疚与痛苦中,她杀了伊阿宋的未婚妻,也手刃自己和他生的两个孩子。

值吗?

当然不值。

以上种种,虽然达到了报复目的,但支付的成本,却高昂得吓人——时间、尊严、心智、成就、激情、幸福、生命、亲友的安宁……

如果这些成本没有投资在仇恨上,而是投资在其他地方,比如科研,比如写作、搞艺术、做生意,哪怕减肥美容……你想,你会变得多高级。

报复的回报,往往低于付出。甚至可以说:一定低于付出。

哪怕你真的通过周密算计,手刃仇敌,最终还全身而退,先不说机率很低,单说付出的时间与注意力,也是惊人的一笔开销。

在这个时代,时间与注意力,才是真正的财富,比10000个渣男还值得珍惜。

因此,如果你足够理性,在事情败坏之初,就应该告诉自己:哎唷,好像不对劲了,那赶紧撤!止损!止损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。如果还在沉没成本中继续消耗,我会亏损更多。

当你抽身离开,你就会免于自毁,也会免于后来的变态。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,李雪莲为了一个承诺,一句话,打了十年官司。她一定“要个说法”。于是,将自己珍贵的10年时间,都消耗在了上访上。

孩子流产,自己成为怪物,没有爱,没有钱,没有尊严,没有成就感。只有一股恨,充斥在心间,令她彻夜难安。

可是,二十年后,她对抗的人去世,她忽然垮了下去,支撑她的那股气忽然泄了,她成了一个空的皮球,死气沉沉,心如死灰。

这仿佛是一个隐喻:你用尽一生去报复,到头来,往往一无所有。要说法的人不在了,你失去的生活永远也弥补不了了。

这就成了一个冷笑话,令人笑也不是,不笑也不是。

其实何必!倘若活成传奇,自然会有人追上来,帮你洗刷之前的冤屈。

恨意满胸的时候,不要只盯着别人,应该低下头,看看自己的心,然后你会听到这种声音:

我之所以不放下,只是因为不甘心。

不甘心,也就是不认输。

你觉得自己会赢的,但是没想到,你输了。在情感对垒或利益对阵中,你没有玩过别人。

你生气,你神志不清,你想疯狂地报复,你想让他输。

但恕我直言,只要你不认输,你这一辈子都是输家。因为你没有办法重新开始。你会困在这一次失败里,永远走不出来。

就像尼采所说:凝视深渊过久,深渊将回以凝视。

如果想重新变成人,想幸福,那就学会忘记,学会认输,学会让自己利益最大化。

只有这样,情绪才会退潮,理智才会回归,你就会在潮湿的滩涂上,捡起理智,借助它,寻找自己软肋在哪里,弱点在哪里。

这样,你就会可以规避相似的问题,不会上了一次当,接着又上一次当,余生都和错误死磕。

学会认输,理智就会回来。

<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>

Author: ANDY.YANG

留下的当作故事,离开的后会无期。

 
已有 1 条评论
  1. 谢谢

    andy 2017-3-04 00:0:58回复
发表新评论